• 今天创哥给大家说一个比谁都倒霉的创始人! Uber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  最近卡拉尼克的Uber中国被收购了,创哥相信卡兰尼克心里也是在滴血的,毕竟这个硅谷大咖创业这么多次,在几十个国家被称为战神,还从来没有认过输。 这两年在中国烧了20多亿美元,到头来却被滴滴干掉,天朝威力还是太大了~  虽然如今的卡拉尼克,坐拥全世界估值最高的公司(Uber如今估值700亿美金),但仍然被大家称为世界上最倒霉的创业者。 这个1976年出生,长着阳光脸的大男孩,刚刚40岁就白了头。  主要还是因为这孩子,实在是
  • 今天创哥给大家说一个比谁都倒霉的创始人! Uber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 最近卡拉尼克的Uber中国被收购了,创哥相信卡兰尼克心里也是在滴血的,毕竟这个硅谷大咖创业这么多次,在几十个国家被称为战神,还从来没有认过输。 这两年在中国烧了20多亿美元,到头来却被滴滴干掉,天朝威力还是太大了~ 虽然如今的卡拉尼克,坐拥全世界估值最高的公司(Uber如今估值700亿美金),但仍然被大家称为世界上最倒霉的创业者。 这个1976年出生,长着阳光脸的大男孩,刚刚40岁就白了头。 主要还是因为这孩子,实在是 >>
  • 来源:www.ebrun.com/20160827/189403.shtml
  • 新世纪的起点罗马千禧教堂美国建筑师理查.迈尔(Richard Meier)设计、于2003年完工的罗马千禧教堂(Jubilee Church)是迈尔近年来最重要的作品。高57~90尺不等,如船帆状的三片白色弧墙,层次井然地朝垂直与水平双向弯曲,似球状的白色弧墙曲面。 理查德迈耶事务所设计的禧年堂(Jubilee Church)在罗马正式开放。这座地标性的建筑将成为教堂设计的一个典范。禧年堂是迈耶设计的第三座教会建筑,前两座分别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水晶教堂(2003)和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神学院(1981)
  • 新世纪的起点罗马千禧教堂美国建筑师理查.迈尔(Richard Meier)设计、于2003年完工的罗马千禧教堂(Jubilee Church)是迈尔近年来最重要的作品。高57~90尺不等,如船帆状的三片白色弧墙,层次井然地朝垂直与水平双向弯曲,似球状的白色弧墙曲面。 理查德迈耶事务所设计的禧年堂(Jubilee Church)在罗马正式开放。这座地标性的建筑将成为教堂设计的一个典范。禧年堂是迈耶设计的第三座教会建筑,前两座分别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水晶教堂(2003)和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神学院(1981) >>
  • 来源:www.bciel.com/h-nd-1278.html?m3060pageno=3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图3 CT肺动脉成像示静脉注入对比剂后可见主动脉弓与主肺动脉干相通,主动脉弓-降主动脉移行处稍增宽,主肺动脉干增粗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分 析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患者中年女性,以肺循环瘀血(痰中带血)、体循环灌注不足(黑矇、低血压)和紫绀为主要表现,查体示指脉氧饱和度显著下降,可见杵状趾,超声心动图及CT肺动脉成像提示动脉导管未闭,重度肺动脉高压,右心增大,右室肥厚。先天性心脏病相关肺动脉高压(pulmonary arterial hyp
  • 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图3 CT肺动脉成像示静脉注入对比剂后可见主动脉弓与主肺动脉干相通,主动脉弓-降主动脉移行处稍增宽,主肺动脉干增粗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分 析365医学网 转载请注明   患者中年女性,以肺循环瘀血(痰中带血)、体循环灌注不足(黑矇、低血压)和紫绀为主要表现,查体示指脉氧饱和度显著下降,可见杵状趾,超声心动图及CT肺动脉成像提示动脉导管未闭,重度肺动脉高压,右心增大,右室肥厚。先天性心脏病相关肺动脉高压(pulmonary arterial hyp >>
  • 来源:www.365heart.com/show/119198.shtml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医学博士,心血管外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供职于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约稿或采用稿件请联系E-mail:drsunht@vip.163.com 简历:医学博士、留德博士后、心脏外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网络管理办公室主任、慈善基金综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留德医师联谊会秘书长、欧美同学会德奥分会理事、九三学社社员。1993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医学系 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研究生院 获心血管外科硕士学位2002年获协和医科大学心血
  • 医学博士,心血管外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供职于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约稿或采用稿件请联系E-mail:drsunht@vip.163.com 简历:医学博士、留德博士后、心脏外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网络管理办公室主任、慈善基金综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留德医师联谊会秘书长、欧美同学会德奥分会理事、九三学社社员。1993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医学系 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研究生院 获心血管外科硕士学位2002年获协和医科大学心血 >>
  • 来源:drsunht.blog.sohu.com/115156807.html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彼得艾森曼住宅设计 彼得艾森曼住宅设计,内容来自筑龙网相关的培训课程、论坛帖子、行业资讯等。筑龙网为国内最权威最专业的建筑工程学习。交流平台,超过1000万设计师、工程师和造价师在筑龙网交流、学习更多相关资料请访问日更新500篇的筑龙资料馆!(发布于:2016年10月28日) 标签:
  • 彼得艾森曼住宅设计 彼得艾森曼住宅设计,内容来自筑龙网相关的培训课程、论坛帖子、行业资讯等。筑龙网为国内最权威最专业的建筑工程学习。交流平台,超过1000万设计师、工程师和造价师在筑龙网交流、学习更多相关资料请访问日更新500篇的筑龙资料馆!(发布于:2016年10月28日) 标签: >>
  • 来源:www.zhulong.com/zt_XR/bdasmzzsj/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我相信我在柏林的大屠杀纪念碑无法在今日建成。建筑师彼得艾森曼告诉德国《明镜报》,欧洲现在害怕陌生人,他担心欧洲的仇外心理和反犹太主义的兴起,使得他当年为纪念全欧洲在二战中遇难的犹太人而设计的建筑在当下无法建成。该建筑于2005年正式开放,位于阿道夫希特勒当年的地堡附近。
  • 我相信我在柏林的大屠杀纪念碑无法在今日建成。建筑师彼得艾森曼告诉德国《明镜报》,欧洲现在害怕陌生人,他担心欧洲的仇外心理和反犹太主义的兴起,使得他当年为纪念全欧洲在二战中遇难的犹太人而设计的建筑在当下无法建成。该建筑于2005年正式开放,位于阿道夫希特勒当年的地堡附近。 >>
  • 来源:www.peoplearts.cn/News/News_63803.html
  • 作者:西班牙建築評論家馬熙達(Fredy Massad)、葉斯蒂(Alicia Guerrero Yeste) 在歐洲,政治人物不會問你所做的建築設計為何,他們只會說:你就去做吧!他們要有象徵意義的建築。從這個角度來看,我不認為作曲家莫札特與當代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荷蘭建築師庫哈斯 (Rem Koolhaas) 兩人有不同,而這個現象隨處可見。這是當代建築界中重要人物之一,猶太裔建築師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在其紐約事務所作的表示。 艾森曼說:想像你是18世紀一位任命莫札特譜寫音樂的王
  • 作者:西班牙建築評論家馬熙達(Fredy Massad)、葉斯蒂(Alicia Guerrero Yeste) 在歐洲,政治人物不會問你所做的建築設計為何,他們只會說:你就去做吧!他們要有象徵意義的建築。從這個角度來看,我不認為作曲家莫札特與當代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荷蘭建築師庫哈斯 (Rem Koolhaas) 兩人有不同,而這個現象隨處可見。這是當代建築界中重要人物之一,猶太裔建築師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在其紐約事務所作的表示。 艾森曼說:想像你是18世紀一位任命莫札特譜寫音樂的王 >>
  • 来源:forgemind.net/media/archives/1548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潔白便是一切的記憶,以及對於其他顏色的期待。白色對我而言,完全相反於字面上的意義,它代表的是不同時間的自然、有機與改變。」這是理查邁爾(Richard Meier)在 1984 年獲頒普立茲克建築獎時的一段演說。1970 年時,理查邁爾與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en)等五位建築設計師,因為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提倡的純粹主義形式所影響,特別鍾愛輕快明亮的白色幾何建築形體,因而被稱為「紐約五人組」(The New York Five)或「白派」(The Whites)。 然 >>
  • 来源:www.mottimes.com/cht/gallery_detail.php?serial=80Translate